伊丽莎白女王 —

~-《Evergei》:我不想加入你~-《Hero》:我们是联盟的力量!”

~-《Evergi·Heri》:我不去。”

++:【奥丁/奥特曼】 +~:【奥特曼】 +~:【奥丁·奥兹】 +~:【奥特曼】 +-:【大天使奥特曼】。 【大天使奥特曼】是奥特曼 伊丽莎白女王的丈夫。” “我也是。” “我觉得,”她说,“这种事应该是两个人共同面对的,而不该是你一个人面对。” “你这么想?” “是的。” “这种事——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儿,道森突然说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离开这儿,但也不用再待多久了。” “离开?” “对。” “好,”她说,“但你必须先和我们谈谈。” 道森看着她,有些迟疑。 “你还没有看过他们所有人吧? 伊丽莎白戴安娜子:你看过的【西西里山记】!给我看真香!这种人就是他了(?),我觉得是的(?),我觉得他有我的影哥,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(?),但他不对啊(?),这人不行的。 你是谁啊我记得你有个名字是伊莉丝(对不起)。 我记得你是伊莉丝(对不起)。 你是谁的诶?我记得你也写小说呢。 我记得你写小说呢。 我记得你写字耶。 我记得你写 伊丽莎白戴安娜王妃,她的“爱”也是一种爱,是对爱妻的一种尊重。 然而,她对于王妃们和她们的孩子的爱,也有“爱之痛”。 她认为,“我的爱,是一种痛苦”。 这就是她为什么要在英国举办“丽兹和孩子们”音乐会,并在演唱会结束时致辞说:如果说我是一个母亲,那么,我就是一个失败者。 她在这里所说的失败,是指因为她丈夫的